Come Back Divas

最近Madonna及Lady Gaga相繼開始推出新歌及準備世界巡唱,而本地方面,久違了近十年的彭羚在”Concert YY”復出獻唱,林憶蓮又準備在三月開個唱Part II, 加上國際級的Whitney Houston的離世,忽然間,Divas再次成為了世界各地傳媒的焦點。

其實在很多樂迷心目中,Divas每天都活在我們的生活中,不論大眾小眾的日常生活,都需要閃閃發光的Divas去點綴或燃亮平淡乏味的人生。至於在台上閃耀發光,這方面女歌星確比男歌星著數,皆因女歌星在舞台上的創作空間較大,衣服的設計上也可以更多發揮。
Divas吸引人之處,除了歌藝、形像、舞姿外,最重要還是性格。在現今世代,單憑一把靚聲未必可以成為Diva, 但如加上獨特氣質又敢作敢為的話,就算歌唱技巧稍遜,也可成為萬人景仰的女神。
彭羚小姐雖然不是我心中的最佳女歌手,但最近在黃偉文作品展的客串演出,確實令人驚喜,再次令樂迷關注她會否真正的復出。「復出」這個是動作,其實也是一種宣傳手法,不可常用的,通常只可用一次,也要小心運用,不是個個Diva復出都獲得重視,成功復出的便可以長唱長有,例子有林憶蓮、王菲等,假如策略錯誤,復出反而會破壞了以往辛苦建立的名聲,這方面的例子有葉蒨文、陳慧嫻等。
“Come Back”一詞,除可用作復出或回歸等意思外,還應該加上身體及心理狀態的回勇。以下三位中外女歌手,我很希望她們的狀態Come Back, 她們曾經各自在樂壇風光一時,人生大起大落,三人的狀態仍處於低谷。
1. Sinead O’Connor

 

Sinead_oconnor

來自愛爾蘭的她,憑著一頭Skinhead加標緻的五官,在八十年代簡直驚艷樂壇,溫婉的聲音流露著一份高傲,我尤其喜歡她唱Folk songs, 她的台下人生比台上更精采。她這廿年來就是不斷結婚、離婚、生孩子,伴侶時男時女,試過抑鬱也試過自殺,最新搞作是在去年閃電結婚,據說她會在今年二月底推出新專輯 “How about I be me(And you be you)”,以下的新歌 “The Wolf is Getting Married”,雖然聲音明顯沙啞了許多,但仍然感覺到她獨有的個性及經歷。

 

2. 中森明菜

 
Akina

八十年代紅遍亞洲的歌姬,比起松田聖子,中森明菜比較具一種獨特而帶點灰暗的氣質,低沉的聲線有別於當時其他一眾雞仔聲的少女偶像,台上的她不時哭成淚人,可想而知她的EQ真的很低,1989年她為情自殺過,潦倒過,也試過復出拍戲及唱歌,但始終擺脫不少心中的結,病魔還是困擾著明菜。

 
3. 許美靜

 

還記得1997年,來自新加坡的許美靜憑一曲「明知故犯」紅遍香港,唱片「靜聽精采十三首」成97年本地最暢銷的中文唱片。

但美靜的光輝就只有一刹那,之後推出的唱片反應只是一般,2000年後開始寂靜下來,2006年傳出她於新加坡患了精神分裂和抑鬱症,需要接受治療,間中傳她復出,但還未有確實復出之期。

 

以上三位都有情緒問題,希望她們能夠在心理及生理上Come Back。或許,這些情緒化特徵都是Diva的必然特點,只是程度上的差異,正如Amy Winehouse不吸毒不酗酒,就根本不是Amy Winehouse, 如Madonna不反叛就不是Madonna一樣,喜愛Divas, 便要懂得欣賞這些個性。

廣告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