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明又一派對

Tatming

香港近期好似特別多演唱會,也頗多經典組合在此舉行Reunion,外國的有The Cranberries, Roxette,本地代表就有太極樂隊及我自己最喜愛的達明一派。達明將於四月二十至廿三晚在紅館重聚,舉行「達明一派兜兜轉轉演演唱唱會」。

達明一派從1986年正式出道,至今已超過廿五年,但其實他們真正活躍年份是從86至90年,剛剛就是我的中學時代。想起那時代,香港樂壇百花齊放,粒粒巨星,有偶像派,也有賣唱功的及唱作的,而樂隊組合在八十年代末也突然熱潮起來,除了有玩電子音樂為主的達明一派及Raidas外,還有搖滾的Beyond、太極,跳舞的有草蜢。中學時代,覺得聽達明一派是很型的選擇,有些同學甚至會說自己只聽達明及外國樂隊,而不屑聽本地的如譚詠麟、張國榮、梅艷芳等,以顯示自己有品味。現在回想起來,那時的同學仔真的理解達明某些歌的含意嗎?

的確,達明一派的歌曲不同當年一般只談愛情的流行曲,他們很多歌會圍繞社會不同現象。講青少年的有「溜冰滾族」、「馬路天使」,89年六四前後又有「天問」、「十個救火的少年」,講97回歸及移民潮的有「今夜星光燦爛」、「今天應該很髙興」,更有講𣎴同性傾向如「禁色」、「忘記他是她」等,而歌詞往往也很有詩意,很多時會借經典文學及電影作靈感,代表作有「石頭記」、「傷逝」、「那個下午我在舊居燒信」等,中國文學配合歐陸電音風格,令歌曲在當時香港來說真的自成一派。

90年演唱會後,達明一派兩位成員便開始各自作個人發展。黃耀明經過幾年摸索後,90年代中後期終於能獨當一面,而劉以達的路就比較反覆及崎嶇,大眾可能只記得他在周星馳電影內爆紅過一陣子,但其實他音樂路上也曾經跟不同歌手單位合作過,96年推出的專輯《麻木》完全顯現劉以達的個人風格,迷幻電子又有點禪味,可惜留意的人並不多,以致一直被忽略。

達明雖然在九十年代初已拆了夥,但每隔五或十年左右都會搞一次重聚,包括發行新專輯及演唱會,但相信大部分樂迷最想聽到的還是八十年代那五年內的作品。達及明兩人也許都是性情中人,這些年來不斷傳出他們反目的消息,不過,為了音樂,為了達明一派這品牌,相信他們還是不捨得拆夥的,因為達明一派除了代表八九十年代的本地原創音樂,也代表著香港社會的一個重要年代。如果說Beyond有𣎴死的搖滾精神,達明的精神就是強調社會多元化及尊重小眾的聲音,所以,真心希望達明一派的音樂精神能夠延續下去,很期待四月的達明一派對。

 

 

這歌從90年至今,已發展第三個版本,每次的人名都緊貼時代

達明一派 Tat Ming Pair 《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2012》 (你chok定唔chok)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