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二零一二

我的2012過多一天,就捱過2012年了。 用「捱」字來形容,好似比較負面,今年又並非太難過,只是覺得這個社會有點混亂,自己又有點「困」的感覺,希望盡快可以衝破困局。

傳說中的世界末日並沒有發生,但其實我在年初已感到2012年是世界末日,所指的末日並非真實的死亡,而是指某些重要的東西或價值觀的死亡,例如「信任」。

在香港,「The city is dying」由年頭講到年尾。 這城市還未死,由蝗蟲論到特首選舉至國民教育風波,已顯示香港徹底地分裂了,而且這裂痕已經不能補救,但未代表最差的,可能分裂是好事,這城市並不需要和諧。

而在世界其他地方,每天也在發生不同的大小事,不能說跟自己無關,因為就算是一個小國的政變,都會影響到鄰近國家甚至整個世界。 我很少寫政治,但我並不討厭它,只是自知觀點不及別人深入,就不如不寫。 我比較關心世界發生的趨勢及現象,例如所謂Social Media在生活的角色,已由娛樂變為工具。 早幾年開Facebook是用作玩遊戲的,現在卻像看報紙雜誌一樣,而且廿四小時不斷更新,2012年很多世界大小事都是透過Social Media App來互傳消息的,我自己也終於成為發佈消息的一份子了。
說回自己的事吧。今年一月,母親逝世後,可能身同感受的關係,我特別留意到原來很多朋友在今年也有親友離世,令我感覺彷彿距離死亡很接近似的。 死亡可能是命中注定的,既然還在世,就應該為自己打算一下,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。 偏偏,我是一個沒有事業野心的人,一路都沒有為自己計劃該做什麼,所有我的工作都是偶然而成的,包括寫Blog。 母親生前從不知道我有寫Blog的,她也不會明白什麼是Blog,但她很喜歡看報紙上的文章,她很尊敬作家,如果她知道我成為了一個「網上作者」,她定會很高興。

或者不多不少是基於以上這個理由,我今年真的寫了很多篇博文,超過二百篇了。 我當然想有人欣賞,但卻沒想過可以去到哪個層次。 而成為Nuffnang六月的「焦點博客 」,都算是我作為Blogger的一個小小轉捩點。 確實之後收到很多意見,令我思考怎樣改進自己的寫作及作為博客的定位,應該集中某個主題,還是什麼都寫,最後還是決定四條腿(音樂、電影、飲食、旅遊)一起走,間中逢場作慶寫其他話題。 而一個月後,在生日月份又草率地決定買個Domain,兼開個Facebook Page,又邁進另一層面,接觸更多更多的人,也給我這個低調內向的Blogger,多了機會出席不同的Events。
Blogger的發展令我在沉悶迷失的事業路上,找到一點慰藉。 今年本身的事業確是不值一提,閒的多,做的少,或者就是因為多空閒,才有時間寫作,誰人不想又有工作又有錢又有時間,真的「針無兩頭利」呢。

我依然相信自己未來可以走得更遠,來年希望有穩定的工作之餘,又有足夠時間生活,有生活才有寫作,當然有錢才有好生活啦,就算過簡單生活都是要錢的,來年就要搵錢。

如果要在2012年中,找一首歌代表我的心情,我會揀「為執著乾杯」,我堅信每個人都有價值和地位,儘使懷才不遇,只要堅持,一定會有天能成大器的

期待更豐盛的2013年!

 

 

Blog1
廣告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