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ubber Duck 巨鴨啟示錄

2013-05-14-22-11-40_deco 2013-05-02T23-46-03_22013-05-02T23-46-03_3

一隻由荷蘭藝術家Florentijn Hofman 創作的黃色巨鴨,終於來到香港了。意料之中,全城為之雀躍。策劃此活動的海港城,繼去年的叮噹後,又一次取得空前成功。

其實香港人對所謂「藝術品」的要求,就是要簡單及趣緻,方便自拍然後上傳至手機。 因此,不准許拍照的展覽例如Andy Warhol及Picasso ,在社交網絡盛行的年代,好明顯輸了。 並非大師魅力不足,而是搞這些大師展覽會的是政府,就顯然不及商業機構在Marketing方面的靈活。

Rubber Duck跟我有何相干?

望見叮噹,我會想起童年看卡通片和漫畫的記憶。但看著巨鴨,我就完全沒有一絲童年回憶。在屋邨長大的我,家中根本沒有浴缸,幼兒時只用一個好細的盤來洗澡。到小學時,已開始用花灑了。直到現在,我家都沒有浴缸,只有企缸。我懷疑跟我差不多年紀的港人中,有幾多人童年時真的有黃色小鴨伴浴呢? 硬說有童年回憶,是否在炫耀自己家有大浴缸呢?

香港的公共空間太少了,很多港人家中都欠缺大浴缸甚至個人房間,所以藉著今次巨鴨訪港,都可以反思一下我們居住空間不足的問題,而引伸到童年是否有足夠的個人獨處機會。巨鴨都可以給港人一種慰藉,看巨鴨就當幻想自己回到童年,無牽無掛地浸在浴缸裡,看著鴨子浮游,什麼煩惱都拋諸腦後,也許都是一種減壓的好方法。

廣告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