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:夢之花嫁 – 活在謊言的世界

入場睇《夢の花嫁》,當然是衝著岩井俊二而來。《情書》面世已經二十年了,當年還未有「偽文青」這詞,我也分不清自己是否真文青,只是那時期的文青,都喜歡去灣仔影藝戲院,《情書》是其中一部在該戲院上畫好長一段時間的電影。亦是由《情書》開始,岩井俊二在那時期的文青心目中,建立了一個很重要的地位。之後的《煙花》、《燕尾蝶》、《四月物語》、《花與愛麗絲》等,都有一種獨特的唯美風格。所以,未睇《夢の花嫁》前,大概已估到會拍成什麼樣子。

夢の花嫁

《夢の花嫁》又確實有強烈的岩井俊二風格,用上大量的Soft鏡,對女性的內心描寫亦頗為細緻。片中兩位女生的曖昧情誼,比《花與愛麗絲》來到更白。而這戲的故事亦比較複雜又奇幻,有點懸疑推理性,當然亦有不合理的地方,但為了拍成一部美不勝收的電影,不合理的情節都變得次要。反而我覺得所有堆砌的劇情,只是想表達出現實的荒謬。比起銅鑼灣書店事件,這電影中的謊言顯得合理多了。

廿年前,《情書》仍然是用紙筆來寫,到了現在,《夢の花嫁》中的溝通已經進化或手機短訊了。用手機,原來更加容易製造謊言。女主角七海(黑木華飾)在戲中,由頭到尾都被謊言搞到氹氹轉,以為找到好歸宿,誰知又墮進一個陷阱,由懷疑丈夫有第三者而變成自己被屈出軌,因而被逐出家門。之後,又以為遇到好姊妹真白(女歌手Cocco飾),以為跟自己同樣是女傭,原來她是患上末期癌症的AV女優,只是想找人陪死。諷刺的是,七海自己都是騙局的一份子,她有多個網名,既聘請陌生人扮親友,又有參演人家婚禮的賓客。

夢の花嫁2

與其說七海是受害人,不如說她某程度是甘於受騙。導演亦利用婚禮這回事,狠狠地表達出婚姻就是一個謊言,看似夢幻的婚禮,不知要做幾多虛假的「道具」,來令到整件事看來完美。可惜,女人仍然喜歡追求這種夢幻,像戲中的真白,臨死也要穿一次婚紗,是可笑還是可悲?

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戲的結局有點反高潮,我卻認為恰當。七海最後一個人靜坐在屋內,出奇的平靜。或許,一直活在謊言世界裡的她,根本已分不清什麼才是真實,只能靜靜坐著。下一步怎麼做和將會發生什麼事,都不是她的控制範圍。

現實的世界又何嘗不是一樣,你真的知道什麼是真實嗎?

 

想知道我的最新動態,請關注我的Facebook專頁:  YFL 生活博客 

Instagram: kelvinyfl
Instagram

廣告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