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回歸二十年】97那年聽的廣東歌!

1997年你出世未? 我當然不止出咗世,仲已經工作了幾年,並見證了97前後職場上的變化。這篇並不是探討商場事,而是想回帶,去返1997年,重溫幾首我認為代表到那一年的廣東歌。當重溫舊歌,你就知道為什麼不想慶祝回歸!

97年已開始數碼年代,我早已慣了用ICQ跟朋友溝通,數碼音樂那時在BB級成型階段,友好們私底下已經懂得把歌曲轉換成mp3,然後交換來聽。CD市場雖然未式微,但已開始步入夕陽了。

傾城

記得那一年香港其中一張最賣得的唱片,是許美靜的「靜聽精采十三首」,幾乎全年都在聽這張碟,現在很多歌還在手機的Playlist內。碟內得兩首廣東歌,當年以「明知故犯」較Hit,但「傾城」又較耐聽。97年煙花特別多,歌詞的一句「煙花會謝笙歌會停 顯得這故事尾聲 更動聽」,仿佛在預言香港這城市的沒落,給人一種悲涼感覺,現在回看97,以紅眼睛幽幽的看著這孤城,只可以如同苦笑擠出高興,你話是否無奈呢!

歡樂今宵

總覺得古巨基的「歡樂今宵」跟上述的「傾城」是兩生花,同樣是外面熱鬧非常,但獨是人的內心郤傷感,「歡樂今宵 虛無飄渺 那樣動搖 不如罷了」。

約定

許美靜突然爆紅,多少是因為王菲上半年因懷孕及轉會而停工有關,但97年初的「約定」也成為經典,「忘掉天地 彷彿也想不起自己」,有說香港人善忘,有些人真的能忘記以前發生過的事,甚至連自己當年的想法都忘得一乾二淨,所謂什麼約定,是否都留在97前?

愛是永恆

97年依然是歌舞昇平,還記得「雪狼湖」嗎? 張學友唱的是「愛是永恆」,而唔係「亞視永恆」,雖然有點嫌「愛是永恆」太大路太正面,但都是代表著一種90年代的美好及香港樂壇的高峰,以前每年總有幾首攞奬歌,依家早已經沒有這類「大歌」了。

等了又等

「雪狼湖」音樂劇中有一首插曲「等了又等」,令來自新加坡的陳潔儀於97年跟同鄉許美靜一樣在港紅起來。當年的香港樂壇很容納外來人,而外地歌手也很重視這小市場,因為當年的市場並不太小,現在香港人口多了,郤說是市場細了,無非因為上面有個大市場,人人都走上去內地,哪有人理會這小城呢!

97年,我有幸看過他的回歸紅館演唱會,睇過他穿高踭鞋唱「紅」。同一年推出的「紅」專輯中,除了「紅」外,還喜歡「偷情」、「不想擁抱我的人」以及「怪你過份美麗」,毫無疑問,張國榮「紅」專輯是個人在97的心水選擇,亦只有Leslie,才紅得不會娘。

彭小姐

彭定康和三位千金哭著離港那一幕,你還記得嗎? 當年這三位彭小姐各有氣質,其中幼女彭雅思更在港行過天橋客串做Model,並非梁家兩千金那種Level的。林海峰的「彭小姐」收錄於97年6月推出的「的士夠格」專輯,郤預先記錄著97年6月30晚那令人難忘的一幕。

「在七月那天 在這裡有轉變 分開妳我一萬年

來到這一天 發夢發生經典 接近妳的身邊講再見」


請關注Facebook專頁:  YFL 生活博客 

Instagram: kelvinyfl
Instagram

 

廣告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