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吃破世情】2049點餐記 (附加導讀、未來見)

導讀:

在撰寫《吃破世情》這本著作的過程中,要數最難寫又最花時間的一篇文章,就是以下這篇《2049點餐記》。在構想時,心裡面已經有一大埋題目想放進去,例如廣東話的式微、繁簡體字、人工智能等等,並且很早已想用短篇故事形式去表達,只是想了很久,都想不出一個很好的方案。直至一次去吃雲南米線時,便想起不如以店內阿姐和食客的溝通做骨幹吧。寫下寫下,郤越寫越遠,最後就索性將之變成一個帶點科幻的故事。劇情雖然是虛構,但是所講的事情郤正正反映現今香港人的擔憂,其實不用等到2049年,有些現象已經在變化中,可能不出十年,整個香港或會變成另一個模樣。

RubberBand這首「未來見」,是在差不多寫起草稿才聽到的,感到跟故事所表達的情境非常貼切,我想講的香港未來有點兒悲觀,但歌曲郤反而帶回一點正面訊息,尤其在2019年的香港,聽著「無懼的再去做我」,或許代表我們未來的共同願望!

以下文章收錄於小弟2019年推出的著作《吃破世情》內,香港各大書店現已有售!


廣告

今日簡直超級攰,是攰到頭痛兼腳軟那種,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。唯一仍有的感覺就是肚餓,但是胃口郤並不特別大,又不想費神去諗吃什麼,此刻只想要一碗麻辣米線,好讓自己的腦筋醒過來吧。

當步進這間去過很多次的麻辣米線店時,已感到不止頭痛,而是頭暈眼花,於是求其揀個位坐低,然後馬上拿起支筆和點餐紙,迅速地剔了一碗「小辣墨丸腩肉豬潤米線」。在等食物時,身體依然暈陀陀,且突然感到視線也模糊起來。於是,便隨手拿著桌上的紙巾抺抺臉,搓搓雙眼,企圖令自己清醒返。

雲南風味小鍋米線 (長沙灣)

重新睜開雙眼後,發覺這店的環境和氣氛跟平時有很大出入,心想定是自己太心急搵嘢食,行錯去第二間餐廳。既然都來到了,以今日這樣的狀態,就唯有錯有錯著,當去試新店吧。

我記得好似點了餐啊,但又好似不在這店點的,是否要重新點過呢?在桌子週圍找了很久,都找不到餐牌,於是便舉手叫侍應拿給我。但是,望來望去,都不見有類似侍應的人,只見遠處有些類似機械人的物體在店內移動著。

更奇怪的是,這間沒有服務員的店,竟然不覺得有客人在鼓譟,好像只見我一個人有需要叫人幫手似的。

當時店內的食客都不算少,個個一係在進食,一係就在看手機。他們的手機跟我認知的形狀不同,看來明顯更為薄身,好像一張紙般薄,像可以摺起及隨風吹起得那種。

坐我對面的食客是一位約十來歲的少女,見她似乎在等食物送來,便問她餐牌放在哪裡。

「嗯,在桌上便看到咯。」少女用不太純正的廣東話說話,然後示意我用手指篤一篤桌子。

餐牌果然暗藏在桌子的立體投射屏幕上,食客可以在桌上自行點菜及付款。

「點解餐牌上咁多簡體字?」我不禁自言自語起來。

說餐牌全用上簡體,似乎又不完全對,應該是混合了繁簡體的字句,變成一堆好混亂的不繁不簡詞語。

這個「西红柿浓汤面配吐司」比較容易估,應該是「蕃茄濃湯麵配多士」,就算唔頭痛都真係睇到我頭都爆開。看見這樣的餐牌,加上客人的口音,好明顯這店不是主力招待本地人啦。

少女看著我傻乎乎地點餐,也笑了起來。

「按這個地方就行了。」她見我不懂點餐,便主動教我如何按確認及發送。

「謝謝幫忙,小姐,你是從內地來的嗎?」我見她還在等餐,便跟她聊了起來。

「唔係,我是香港出生的。」她繼續用捲脷的廣東話來回答,但「唔係」明明是廣東話喎,點解會咁樣捲著脷來讀呢。

「對不起,聽你的口音,我以為你是北方人。」

「我是廣東人,講緊普遍香港人的廣東話口音,反而我覺得你的口音有點怪,聽你說的話,感到有點熟,像在看幾十年前的電視劇似的,也很像我爺爺平時說的話啊。」少女又笑起來。

「吓,爺爺? 我真係咁老餅咩。」我不禁唉聲嘆氣起來。

「唉,原來依家新一代的香港人已經不懂講純正廣東話,寫正確的繁體字了,莫非我才是異類嗎?」我操著老餅腔的廣東話在自言自語,少女望了我一眼,然後就看回手機,似乎並不完全明白我的意思。

說著時,有一個類似機械人的東西正在傳送食物給少女。

「你的三小辣墨丸米線,請慢用。」連機械人都操著普通話,真無奈。

番茄師兄 (深水埗)

接著,我的蕃茄麵,唔係,應該是西紅柿面也到了,當然又是由機械人送來的。

吃麵的中途,終於見到唯一的真人店員了,就是清潔阿姐,怎麼清潔這種繁重的工作郤不用人工智能來控制呢? 但是這樣也好,至少好多人還有工可做。

「呢個杯收得啦,唔該阿姐。」

「哈哈,難得仲有人同我講老派的廣東話喎。」阿姐操著跟我一樣腔口的廣東話,遇到同聲同氣的人,便大笑起來。

「阿姐,我地呢類人買少見少了。」我苦笑著說。

「現在普通話才是政治正確嘛,但都無所謂啦,過多幾日就是新年,老闆話 2050 年二月起試用清潔機械人,我都好快冇得撈了。」

「咪玩啦阿姐,今年才是2019年,邊有咁快到2050呀?」

說罷,少女亦忍不住,遞上手機給我看,然後說: 「你才在耍我們,你看,今天是2049年12月28日。」

我立時被搞亂了,到底我身在何處? 2019還是2049年? 又急忙去找紙巾再抹個臉。


廣告

「靚仔,你碗小辣勿演懶肉芝擁米線呀。」忽然身旁有人拍一拍我膊頭,才如夢初醒,睜大眼再看手機,還在2019年,我還在熟悉的麻辣米線店內,果真是惡夢一場。

雖然店內的阿姐們操著唔鹹唔淡的廣東話,我郤寧願聽到不太明解的「勿演懶肉米線」,因為至少服務我的是真人,而不用對住冰冷的投射屏幕點餐,兼要聽機械人說普通話。既然對食物可以吃出感情,跟食店服務員日久生情也不足為奇,這刻真的有點兒愛上在店內拍醒我的阿姐啊。

吃著麻辣米線的時候,我聽著2018年的廣東歌《未來見》。未來可能唔輪到我們選擇了,要在此地繼續生活,唯有接受人工智能化的服務,同時是否也要無奈地學習適應新時代,接受普通話和簡體字大舉融入這個社會呢?

如果三十年後還在世的話,我是否還能按照這首歌的意思「無懼的再去做我」,還可以繼續做自己,繼續用自己熟悉的語言跟真人面對面說話嗎?


如你喜歡這篇文章的話,記得買本書支持小弟呀!


Kelvin Leung 新書《吃破世情》即日起,在三聯、商務、天地及各書局有售,

同時可以在博學出版社的網上書店購物,請Click入以下圖片查看及選購啦!


請關注Facebook專頁:  YFL 生活博客 

Instagram: kelvinyfl

YouTube: Kelvin Leung


廣告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