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吃破世情】自助餐有罪?

(以下文章將收錄於小弟2019年發行的新書《吃破世情》內,香港各大書店現已有售!)

我想藉著這篇文幫自助餐平反,很多人一個月先至有一次全家出街食飯,呢個話想食中餐,嗰個又想食生蠔,自助餐正是一次過滿足全家的方法。


非正式統計過,十個香港人之中,相信都有九個食過自助餐或者放題。用一個價錢,就可以任食多種不同類別的食物,對於精打細算的香港人來說,自助餐實在是經濟學上的偉大發明,既拯救萬民,但同時又是一隻魔鬼。


又等大叔回一回帶先!

港式自助餐的歷史

在我細個的八十年代起,家母已開始帶我去食自助餐了。最初期,我家吃不起酒店級數的貴價自助餐,就幫襯一些專做自助餐的餐廳。那時最常去的一間,就是位於銅鑼灣的「菲菲」,早就執咗,相信甚少人對此有印象。那時自助餐提供的食物,跟現在相比之下,以前的是完全不入流,既沒有生蠔和冰鎮海鮮,又沒有和牛或鵝肝,只有大量沙律、火腿、意粉、肉類等。以前未流行cupcakes,甜品都是大大件的。印象中,八十年代這樣的自助晚餐,都只是每位一百幾,以當時的生活指數來說,都算抵食的。

後來到了90年代,我都仍然有跟父母去食自助餐,但已升格到去四至五級酒店。那時開始有生蠔和海鮮,食物種類豐富得多了。

記得母親生前,她好幾年的生日都指明要去食自助餐,她就是喜歡見到擺滿五彩繽紛的食物,取完一碟又可以再取第二碟。對於一些並非經常可以出外用饍的老人家來說,食自助餐就活像參加一個美食嘉年華會般,像看著食物在大巡遊,怎會叫人不感到興奮呢,自助餐的出現對於她真的功德無量呀。


自助餐是否浪費?

黃竹坑LIS Café

近年來,飲食界又盛行節約,自助餐在有些食客眼中,就自然被標籤為浪費。亦有人認為真正鍾意食的人,是不會食自助餐或放題的,皆因自助餐或放題的食物好極有限,只求量而不求質。

其實,都只是供求問題,有人喜歡大件夾抵食,就會有自助餐的出現。有些人尤其一家大細有老有嫩那類,一個月都未必有一次出外食餐好的,難得間中一餐出街食飯,自助餐是一個好好的選擇,皆因可以滿足全家各人不同的口味,你有你喜歡的甜品,我有我的海鮮,大家都不用爭,幾好呀。

至於餘廚問題,不要把所有食自助餐的人都說成是大嘥鬼,餐廳自己有責任去控制各款食物的供應量,而食客也應該量力而為,不要一次過取太多。只可惜,普遍香港人的環保意識依然薄弱,所以,就算不是吃自助餐和放題,仍然可以在其他餐廳見到大嘥鬼。

近年很多自助餐的餐廳都增設了「All you can eat」的即點即煮環節,你需要時才去煮,這樣既減少廚餘,餐廳又可以減少擺放食物的空間。


個人的自助餐攻略

灣仔薈景餐廳

以我自己食自助餐的經驗,通常每樣食物都只先取一件,食完覺得美味的話,才再安哥取同樣的東西。

另外,我食自助餐時,會盡量少吃飯和麵等易飽的食物,留個肚來多食各樣東西,所以每次食完都只是剛剛好飽,而從來不會食滯。

我不太嗜甜品,但每次去到自助餐的地點時,也會挑選三幾款甜品來吃,或者把小蛋糕切開跟朋友分享,那就不會吃得太多。此外,平時出外晚飯時,我好少吃雪糕,只在自助餐時才吃一至兩球,吃的時候盡量不要跟同枱的朋友去提減肥,否則就好掃慶。食甜品和雪糕都會令人開心的,食咗先算,最多第二日先去減返咯。

有時候,盡情食盡情取,確實是一個好療癒的行為,令人感覺很自由。香港人或內地人似乎都是同一類人,都缺乏在社會上的話語權,唯有在食方面放縱吧。

不過,自助餐是否可填補沒有民主的心靈空缺呢? 我唯有安慰自己話可以啦!

如你喜歡這篇文章的話,記得買本書支持小弟呀!

相關文章:

【吃破世情】圍爐取暖

香港書展2019 之 滾動目標達成!


廣告

Kelvin Leung 新書《吃破世情》即日起,在誠品、三聯、商務、天地及其他書店有售,

同時可以在博學出版社的網上書店購買,請Click入以下圖片查看及選購啦!


請關注Facebook專頁:  YFL 生活博客 

Instagram: kelvinyfl 

YouTube: Kelvin Leung


廣告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