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吃破世情】人走茶涼

後記: 以前我會想,自己是否一個重感情的人呢? 如果是的話,點解有些友情會這樣短暫,是否我有問題,後來我發覺是,友誼可以維持幾長,並非我可以控制,有時真的是天意,實在不需要多想,每個人生階段自會遇上不同的朋友。如果茶涼了,就再沖過一壼吧!

(以下故事純屬虛構,收錄於小弟2019年新書《吃破世情》內,香港各大書店現已有售!)


「先生,請問要什麼茶?」店員說。

「想要一壼陳皮普洱,唔該。」我說。

朋友約我茶聚,他知道我喜歡喝茶,便特地選了這間供應中西茶款的地方。人到中年,已經少飲汽水,反而越來越喜歡喝茶,但不是現時流行那些奶蓋茶,而是有茶葉那種。

我並不是茗茶專家,只是喜歡喝熱茶,有時去西餐廳都會叫一杯Earl Grey。可惜的是,去到現時這個人生階段,可以跟我品茗的人郤很少。

不過,我早已習慣了每次跟不同的人茶聚,甚至自己一個人喝茶也不是問題。有些人常說自己有班幾十年老友,由讀書至長大後都依然維繫到友誼。曾經好羨慕這些人,我就從來都沒有這種福份了。由中學到大學再到出來工作,又轉了很多次工作環境,每個階段都認識到不同的人,亦總會遇到一些在工作上夾得不錯,私下又談得來的朋友。但是每當離開那個環境後,友誼就好快會煙消雲散,莫說主動約飲茶,連在街上遇見的機會都甚難。

尖沙咀千禧新世界香港酒店The Lounge

以前我會想,這個是否自己的問題,如果我主動約舊同事出來,說好久不見你呀,不如搵日一齊喝個下午茶,是否就表示可以保持聯絡呢? 逐漸地,我發覺並不單純是個人的問題,而是跟該人已失去共同話題,日子一久,甚至連信任都沒有了。夾硬要人家走出來見面,就算換轉是別人約我,都會懷疑是否有事相求呢。


廣告

尖沙咀瑜茶舍

喝著有份遠古氣味的陳皮普洱,一路想著以前的舊友們,約好的朋友終於姍姍來遲到達了。

「不好意思,同個客開會,所以遲到了。」朋友挺著大肚腩,急步地走來,然後坐下。

「唔緊要,飲杯茶先啦。」我說。

朋友跟我差不多年紀,當年一齊共事過,各自轉職後,他的事業發展比我好得多了,做過一間本地上市公司的CEO,現在自己搞初創企業。

「有否跟我們的舊同事聯絡?」

他一見到我,自然會想起以前共事的公司。

「沒有了,我們臨走那時都未有Facebook,幾年前轉了電話號碼後,就沒有逐一通知人,好在你夠主動,每次有新卡片都派一張給我。」我說。

「我上個月在街上見到舊老闆,他望了我一眼,然後馬上急急腳走,真係咁現實都得。」

「現實? 估不到一個CEO會講如此天真的說話,你應該見過無數冷漠到無輪的人吧。」

「雖然閱人無數,但有時我都很念舊的,尤其一些曾經一齊打天下的兄弟,現在全都四散,有時想起來都會感到好唏噓的。」

「對於這點,我比你看得開,每個人就好似宇宙中一粒塵,根本唔知下一秒會飄去邊度,有幸兩粒塵會連埋一齊,但最終遇上一陣風,就會把它們分開,這是宇宙定律,改變不了的。」可能是喝著茶的關係,我說著時感覺很豁然開朗。

「不必那麼灰,老友記,飲茶吧。」說罷,朋友便幫我斟茶。

「茶有點涼了,不如叫過另一壼,喝大紅袍好嗎?」

「好呀好呀! 言歸正傳,我們傾傾個合作大計先,想搵你幫手做一件事…」朋友說著,便打開公事包,取出手提電腦來。

對了,如果不是有合作要傾,這位朋友都未必會約我出來喝茶。一直以來,我們都甚少交流,只是每到過時過節及生日,都會留言祝賀對方,這樣又算不算保持聯絡呢?

人走了,茶涼了,就乾脆沖過另一壼茶吧。

不必感歎,也不必惋惜,都市人的關係就是如此,我早就習慣了,你呢?


如你喜歡這篇文章的話,記得買本書支持小弟呀!


Kelvin Leung 新書《吃破世情》即日起,在誠品、三聯、商務、天地及其他書店有售,

同時可以在博學出版社的網上書店購買,請Click入以下圖片查看及選購啦!


請關注Facebook專頁:  YFL 生活博客 

Instagram: kelvinyfl

YouTube: Kelvin Leung

Telegram Channel: Kelvin Leung 梁逸飛

 


廣告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