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吃破世情】幾多溫馨燭光晚餐

前言/導讀: 一直想寫些暗黑的愛情短篇,即是反浪漫那種,正如這篇文章所講的例子,以Medium Rare牛扒做背景的愛情,其實都幾驚嚇的。我從來都不覺得情侶一定要食燭光晚餐的,真正的浪漫其實不需要這些去扶助。我見過不少在所謂浪漫的餐廳入面,情侶啞口無言,那又何必要去呢!

這篇小故事純屬虛構,是一些聽過的真實個案改編而成的。借用何韻詩的歌曲「木紋」其中一句歌詞「分開簡單抹去往事極難 幾多溫馨燭光晚餐」,問心一句,你回想以往吃過的燭光晚餐,真的每次都溫馨浪漫嗎? 如果係,真係恭喜你,你真係好幸運呀!

(以下故事純屬虛構,收錄於小弟2019年新書《吃破世情》內,香港各大書店現已有售!)


很久沒有見她真人,這位曾經和我做過五年同事的女子,當年共事時我們真的非常投契,私底下是可以傾心事的朋友。自從大家分別轉換了工作環境後,都各有各忙,好難才約得到出來食飯,只能在社交平台上互看對方的消息。

「喂,我們至少兩年沒有聚了,幾時得閒出來食餐飯呀?」她在WhatsApp語音留言上的聲音聽起來很跳脫似的。

「好呀,隨時奉陪,你想去邊度食?」我說。

「中環有間新開的扒房,我好想試,不如下星期二一齊去吧!」

她指的這間新店,我記得以前是一間很傳統的西餐廳,燈光很昏暗那種,很多情侶在此吃過燭光晚餐。該餐廳營運了許多年,直至今年初才結業,新店仍舊是賣牛扒,並重新裝修過。內部燈飾亦調光了許多,每張枱的蠟燭換上了LED燈座,好像是想把舊店的印象完全抹掉去似的。

舊式西餐廳會在桌上放燭光燈座,入夜後才點上。(中環Jimmy’s Kitchen)

廣告

以往長髮披肩的她,去年忽然剪短了,今晚見她,頓覺連身型都清減了許多。

「兩位想點什麼?」年輕侍應也沒有舊店那樣的拘謹。

「西冷牛扒,要Medium rare,加一杯紅酒!」她想也不用想就選定了。

我也叫了一樣的牛扒,要五成熟。

「我以前經常來這位置的舊店,跟我的ex一齊的時候。」

她指的前度亦是跟我們一齊共事那間公司的舊同事,他們拍了五年拖,直到去年才分手。

「第一次來該店是我生日,我跟他在此吃過燭光晚餐,現在想起來有點好笑,點解會有人鍾意摸黑地吃飯,既看不清對方的臉,拍出來的相片也是黑麻麻的。」她開始說起往事來。

「有一次,我偷偷地望見他買了一件類似飾物的禮物盒,還以為他會在此餐廳向我求婚,誰知是我撲了個空,他說是幫家姐買的喎!」

「你真的相信嗎?」我聽來都有點懷疑。

「當時反正我就信了! 」她笑著說。

「後來都來過同一間餐廳幾次,或者,每對情侶都是這樣吧。日子久了,大家用餐時都相對無言,有時都會爭吵幾句,然後冷戰,人家可能以為這兩人是搭枱的。」她冷笑起來。

「有一次,我發現他經常跟另一個女人Whatsapp,他推說是談公事,第六感告訴我,這個男人已經變了心。」

我沉默地聽著。

「之後幾個月,我們連電話都很少傾,只維持一星期吃一次晚餐,連愛都沒有做。」她真的很坦率。


我早已習慣了吃牛扒叫Medium Rare (四成熟) ,就吃到肉汁四溢的滋味。(中環Westwood Carvery)

「是我主動講分手的,當晚是我生日,我們又在同一間扒房慶祝,我以前吃牛扒要至少煮到七成熟,不能接受太生的牛肉,當晚我郤點了Medium rare,是想體驗一下那種血淋淋的感覺,點知一吃便愛上了,之後每次都非要Medium rare不可。」

「他是一個好優柔寡斷的男人,幸好我當時吃了生牛扒壯膽,便豁然地提分手,否則,他不知會拖拖拉拉到幾時。」

「現在過得好嗎?」我說。

「我好好,還在享受單身,都慶幸自己曾經有過浪漫燭光晚餐,現在就不需要昏暗的燈光喇,反而喜歡好似這間新店那樣,燈光柔和,氣氛又輕鬆,還不是更舒服嗎?」


吃著充滿肉汁的半生牛扒,看著眼前這位瀟灑又從容的老朋友,我不感到唏噓,她反而帶給我一份樂觀。

燭光晚餐無錯是浪漫的象徵,但並不是永恆,燭光始終會熄滅,曾經有過就算了。到了某個年紀後,我都寧願要光光猛猛地談天說地,總好過在漆黑環境下相對無言。

如果「浪漫」這兩字對你來說是種傷痛的話,就只記住晚餐食過什麼,讓浪漫部份埋藏在記憶深處吧。


如你喜歡這篇文章的話,記得買本書支持小弟呀!


Kelvin Leung 新書《吃破世情》即日起,在各大書店有售,

同時可以在本網站購買,請Click入以下圖片查看及選購啦!


請關注Facebook專頁:  YFL 生活博客 

Instagram: kelvinyfl

YouTube: Kelvin Leung

Telegram Channel: Kelvin Leung 梁逸飛
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