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記在瘟疫蔓延時】我的Home Office生活 第二章 酒精抗疫

承接記在瘟疫蔓延時第一章,本週都要繼續Home office,仍未知幾時完結。但是過去一星期,郤多了外出。除了日常要出去買餸和日用品外,有些公事還是要見面傾比較好,所以都回公司開過一日會,亦有兩晚出外跟朋友吃晚飯。我始終認為社交生活是需要的,雖然說現今人人都習慣在社交平台分享各種情緒和喜好,但仍要隔著個Mon才感覺到你的情況,其實是種很間接的互動,不及面對面的交流來得坦率。不過,現在就算面對面,仍然要保持一定的距離,這是必須的。


這篇其實想談談酒精!

酒精搓手液

除了口罩、廁紙和糧食外,還有一樣是好多人搶的,就是酒精搓手液。

這次的武漢肺炎真是令很多人變得神經過敏,見有些人接觸任何東西前後都用酒精搓手液洗手,真的會搞到人都癲。

酒精真的可以殺菌嗎?

純粹個人意見,自己除了戴和脫口罩前要用酒精搓手液外,其餘時間都只跟平常一樣用皂液洗手就夠。其實以前都覺得自己有點潔癖的,但現在發覺週圍比我嚴重百倍的人多的是。我反而不想做得太過份,以平常心保持日常乾淨就好了,大家也都不要太過敏,患上精神病都會死人的。


廣告

Hot Toddy

網上流傳話有人飲過杯Hot Toddy後,武漢肺炎就痊癒了,其實是沒有根據的。以威士忌來調教的Hot Toddy跟Mulled Wine一樣是歐洲的古老飲料,據說有舒緩感冒的作用,以前冬天都會飲,並非什麼新奇事。

既然有威士忌在家,我都沖了一杯Hot Toddy,不是為抗炎,說穿了,只是想找個藉口飲多杯酒罷了。

自家的Hot Toddy Recipe:

威士忌約2至3湯匙

檸檬汁少許

檸檬兩片

蜂蜜1湯匙

熱水200毫升 (溫度約80度)

家中有威士忌,檸檬,蜂蜜,但郤沒有肉桂棒,因此這杯並不算正宗口味。

初喝Hot Toddy當晚氣溫只得約十度,喝完後,感覺身體和暖,但第二朝起床後仍打了幾個乞嚏。


廣告

醉眼看疫情

話說家中都常備幾支葡萄酒,有些是以前用特價買落,有些則是品牌或友好贈送的。作為所謂的食評人,好多時出席晚飯和派對時都有酒飲,所以甚少在家獨自開酒的。這段時間郤因為經常在家吃晚餐,見堆積如山又沒有多餘空間放新酒,心想,不如開支酒飲飲,順便清一清倉吧。

個人雖然喜歡飲葡萄酒,但從來沒有因此而上癮,就算獨自在家都好,也只是淺嚐,像昨晚開的這支酒,至少要三晚才飲得完。

雖然衞生署叫人不要飲酒不要聚會,但我一於少理,信政府不如信自己,尤其現在的政府,講的說話還可信嗎?

一時叫人不用戴口罩,一時又話會全球採購,但又買唔到,一時話封關無意思,一時又突然選擇性封,叫我點信你呀。如果今日仲盲撐林鄭政府,仲認為要體諒要包容他們的犯錯,我會認為你是幫兇,一樣不能容忍。


寫字真的是一種發洩,寫完一段字後,人都舒懷了不少。飲酒也是為了舒懷,但在家處理公事的時候沒有飲酒,只在晚上才飲。有酒精的生活會令人好過一點點,尤其是這段日子,都是一種苦中作樂的方式。你或者不認同,但面對未知的將來,似乎無人可以睇得通透。那就不如在家飲杯酒,用醉眼看新聞,或許會看到不一樣的世界呢。

待續


Kelvin Leung 著作《吃破世情》即日起,在各大書店有售,

同時可以在本網站購買,請Click入以下圖片查看及選購啦!



請關注Facebook專頁:  YFL 生活博客 

Instagram: kelvinyfl

YouTube: Kelvin Leung

Telegram Channel: Kelvin Leung 梁逸飛


廣告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