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旺角 / 川菜】世事多面睇,有辣有唔辣 – 念川居

位於旺角MOKO的川菜館念川居開了大半年,有些朋友早已是常客,我直到最近才首次去吃晚飯。在瘟疫期間,肯出來聚餐都已經是勇者,我始終覺得那管是什麼時勢,飯還是要吃的,但當然要做足裝備,要冷靜,相信自己,唔驚。


在武漢肺炎期間,餐飲業一是送口罩,一是送酒精搓手液,念川居是後者,在門外亦張貼告示。當然,入座前要量體溫早已是所有餐飲零售的習慣了。

零售業進入冰河期,餐飲尤其重災,很多人都避免聚餐,到訪之時是三月中,雖然疫情都算緊張,但又未到達戒嚴狀態。

可是,執筆之時,剛剛開始了「四人限定」聚餐條例,又要只能有一半滿,真的有點像戒嚴期。對念川居這類中菜而言,多人一齊食才夠熱鬧,而且可以點多幾樣菜一同分享。條例對疫情有幾幫助就成疑,但對餐飲生意的打擊力度就不用懷疑了。

其實除非唔准返工唔出街唔搭公共交通工具,否則,根本每日都緊密接觸到好多人,有時在地鐵還被迫面貼面,根本避無可避,所謂的1.5米距離著實幫不到疫情的消退。

我仍覺得間中跟朋友聚一聚還是可以的,其實又真的好「間中」,該晚在座朋友之中,大部份都至少半年沒有見過面,有種仿如隔世的感覺,但因為怕太親密,所以沒有攬攬抱抱,唯有忍耐一下。

介紹返念川居

行政總廚李志光師傅曾任職三希樓及駿景軒,當然熟悉傳統經典川菜,酒家亦都有供應粵式小菜,果真是有辣有唔辣。

像人生一樣,可以有多面睇。疫症恐懼和經濟轉差都會令人感到無助,世事不能任你改變,但是心態可以,經濟差都可以有很多商機的,例如分枱坐、縮短營業時間、推限定優惠等,廚師們又不妨趁空檔期鑽研一下新菜式。這是發揮創意的時候,只睇你點運用腦袋。

兜了個大圈,回到飯桌上,可能太久沒有會面,這晚都吃得很豐富。

先吃辣的菜,然後再吃唔辣,貫徹這篇文的主題「有辣有唔辣」。

蒜泥白肉

「蒜泥白肉」($118)

特點是棄用腩肉而改用豬背胰島肉,吃起來較為爽滑。

招牌脆皮血旺

「招牌脆皮血旺」($108)

鴨血吃得多,但油炸就很少見,炸出來的效果有點像椒鹽豆腐,但比豆腐多了些爽口感覺,著實有趣。

辣子大腸

「辣子大腸」($188)

單看外觀,這碟辣子豬腸的花椒一定充足,要做得出色,最重要是火喉控制得宜,要夠辣之餘,亦要大腸保持香脆。

水煮厚切牛舌

「水煮厚切牛舌」($348)

水煮牛肉換上了牛脷,用上牛舌芯部份來做,先滷了牛舌後才放進去,牛舌切得厚肉,而且煮得很腍身,可能有朋友會喜歡吃爽的牛舌,但我反而接受這樣軟腍的質感,至於掛油能力方面,牛舌就沒有牛肉那樣強,所以就算浸在辣油內,牛舌的辣度不見得很勁。

桂花魚

「桂花魚」($498)

川菜又怎可以沒有酸菜桂花魚呢,總是要吃過才安樂。

白玉黃金

「白玉黃金」($118)

五花腩片加入鹹蛋黃,再浸在辣醬油內,基本上是無得輸的,今次又真的是意料之中的好吃,辣度很老少咸宜,值得推介。


廣告

杏汁燉白肺湯

「杏汁燉白肺湯」($298)

吃過川辣菜後,來一碗滋潤白滑的湯水,順便滋潤一下常期呆在家後引發的乾涸心靈。

蜜瓜脆奶

「蜜瓜脆奶」 ($178)

炸鮮奶是常見,但加入蜜瓜汁郤是罕有,是一道好考手功的菜式,炸出來多了一點鮮的甜味,有異於普通炸鮮奶。

砂窩胡椒海中蝦

「砂窩胡椒海中蝦」($328)

另一道功夫菜,胡椒味由上菜打開蓋那一刻已飄至四方,非常香口,而炸香的蝦則由頭脆到尾,每咬一口都發出聲,胡椒也很均勻,令人吃得很滿足。

脆皮吊燒雞

「脆皮吊燒雞」($568)

估不到川菜館都有不錯的燒雞,皮脆得像炸薯片般,雞件亦處理得剛剛好,肉質很嫩滑。

黃酒豬手煲

「黃酒豬手煲」($188)

這道是隨意點選的,郤有意外的驚喜,醬汁調得相當濃郁,醬油之中帶著黃酒的香甜,而豬手則炆得軟腍,中間的骨膠原很豐富。

棗皇千層糕

最後來一客甜點「棗皇千層糕」($45)作結。

這晚盡慶而回,其實我還想吃一些點心的,可惜晚市沒有供應。如果日頭可以來就好,皆因我知道這店做緊午市點心六折 (優惠時間為星期一至五,早上11點到12點半,或下午2點半到4點半結帳離座)。此外,晚市每晚都有特定菜式半價,喜歡川菜的可留意念川居的Facebook專頁 CHUAN Palace 念川居

 


念川居

地址: 旺角太子道西193號MOKO新世紀廣場5樓501號舖

電話: (852) 2339 1900

營業時間: 11:00 – 14:30, 17:30 – 22:00



Kelvin Leung 著作《吃破世情》即日起,在各大書店有售,

同時可以在本網站購買,請Click入以下圖片查看及選購啦!


請關注Facebook專頁:  YFL 生活博客 

Instagram: kelvinyfl

YouTube: Kelvin Leung

Telegram Channel: Kelvin Leung 梁逸飛


新增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