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記在瘟疫蔓延時】外賣自取之在家尋找樂趣

今期不只要在家工作,亦要在家吃晚飯,因為禁堂食嘛,除非你六點前吃晚飯,否則,一係叫外賣,一係就自己煮。基本上,一星期七晚當中,我都煮足五晚,但自己的廚藝非常有限,有時都想吃得好一些,便會叫外賣,而大多會選擇屋企附近的店,方便自取,因通常自取都有折扣。

【長沙灣】東京窮遊回憶返來! 窮人恩物的「壽司郎Sushiro」

其實我並非成日食高級壽司的,哪有錢呢? 大眾化的迴轉壽司才是我的至愛,不要因為吃了貴價的Omakase而忘記從前發生過的事,毋忘初心呀。但可惜有些連鎖集團實在於各方面都令人失望,「壽司郎Sushiro」的來港在時間上是剛剛好的,可補回空缺。現時間間分店每日都大排長龍,就算長沙灣分店在我家附近,我都只可以趁平日放假於中午前去,才可施施然入座。

【長沙灣Café】會撞到人的咖啡店 – Contrast

以前去蒲咖啡店要去中上環那邊,現在早已轉戰深水埗區,不只大南街和基隆街一帶,這區的咖啡店板圖已擴展到長沙灣站附近 (其實荔枝角站早就開了不少)。Contrast是新加盟的成員,六月才低調地開張,但已經逃不過Café迷的眼睛,一開業已經日日人頭湧湧了。

【長沙灣黃店】街角上的Pepe青蛙平民腸粉 – 明興石磨腸粉

我以前比較膚淺,對這款其貌不揚,又俗稱「皺皮腸粉」的石磨腸粉印象一直都不太好的。不過,有時我都會吃一些不討好的食物,吃多了,反而會產生一點好感,這間長沙灣的小店「明興石磨腸粉」都令我對皺皮腸粉加了點分數。